AD
首页 > 财经 > 正文

肺癌分子靶向药物概览及研究进展

[2020-02-13 02:58:34]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肺癌分子靶向药物概览及研究进展近年基因组学研究突飞猛进,发现了许多与肺癌相关的基因突变,令人兴奋的是基于驱动基因的分子靶向药物不断涌现,引领了肺癌治疗史上的重大变革。肿瘤靶点包括很多方面,目前研究较成熟的主要有肿瘤细胞表面的靶点(抗原或抗体),如细胞膜分化相关抗原(CD13,CD20,CD22,CD33,C

  原标题:肺癌分子靶向药物概览及研究进展

  近年基因组学研究突飞猛进,发现了许多与肺癌相关的基因突变,令人兴奋的是基于驱动基因的分子靶向药物不断涌现,引领了肺癌治疗史上的重大变革。

  肿瘤靶点包括很多方面,目前研究较成熟的主要有肿瘤细胞表面的靶点(抗原或抗体) ,如细胞膜分化相关抗原(CD13,CD20,CD22,CD33,CD52,CDll7等),细胞信号转导分子如表皮生长因子(EGF) 及其受体(EGFR) 突变、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融合、ROS1融合和BRAF突变等、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及其受体上的酪氨酸激酶,以及法尼基转移酶,基质金属蛋白酶等。

  一、蛋白激酶抑制剂

  细胞的分化信号传导因子中,含有大量的蛋白激酶家族。在细胞信号传导过程中,蛋白酪氨酸激酶十分重要,它可催化ATP上的磷酸基转移到许多重要蛋白质酪氨酸残基上使其磷酸化,导致传导支路的活化,影响细胞生长、增殖和分化,而许多肿瘤细胞中酪氨酸激酶活性异常升高。

  超过50%的癌基因及其产物具有蛋白酪氨酸激酶活性,它们的异常表达将导致肿瘤的发生。此外,该酶的异常表达还与肿瘤转移、肿瘤新生血管生成、肿瘤对化疗耐药有关。研究能阻断或修饰由信号传导失常引起疾病的选择性蛋白激酶抑制剂,被认为是有希望的药物开发途径。

  目前,已经发现了一些蛋白激酶抑制剂和针对不同蛋白激酶 ATP结合位点的小分子治疗剂,并已进入临床应用,如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等。

  (一)EGFR突变

  1、易瑞沙:Gefitinib(吉非替尼)-国内已进医保。是一种可以口服的苯胺喹唑啉类小分子化合物。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作用靶点是酪氨酸蛋白激酶(PTK) 。

  适应证:用于存在EGFR基因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或21号外显子(L858R)替代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

  适用于既往接受化学治疗的局部晚期或有转移的NSCLC,既往化学治疗主要是指铂剂或多西他赛治疗;2003年5月美国FDA批准用于NSCLC的治疗。现已作为EGFR基因敏感基因突变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在2019年ASCO年会上,来自印度的Vanita报告了印度多中心的Ⅲ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在一线口服吉非替尼基础上联合培美曲塞+卡铂化疗是否可以提高治疗效果。

  研究纳入未经治疗、具有EGFR敏感突变(19、21或18外显子)、一般状态评分(PS)0~2分的晚期NSCLC患者。根据PS评分、EGFR突变类型进行分层。

  入组患者按1:1随机分组,给予吉非替尼(250 mg,qd)(吉非替尼单药治疗组)或吉非替尼(250 mg,qd)+ 培美曲塞(500 mg/m2 )+卡铂(AUC 5),q21d ╳4周期后,继续培美曲塞(500 mg/m2,q21d)维持治疗(吉非替尼+化疗治疗组)。

  每2~3个月进行疗效评估,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耐受毒性。主要研究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不良反应、客观缓解率(ORR)和生活质量(QoL)。

  2016年8月至2018年8月,350例患者随机分配接受吉非替尼单药(n=176)或吉非替尼+化疗(n=174)治疗。入组患者中位年龄54岁,48%的患者为女性,84%的患者从不吸烟,ECOG PS=2的患者占21%,18%的患者存在脑转移。

  PFS分析:中位随访时间17个月(7~30个月)。主要终点分析,吉非替尼+化疗治疗组的中位PFS显著更长,达16个月(95%CI 13.5~18.5个月),而吉非替尼单药治疗组为8个月(95%CI 7.0~9.0个月),吉非替尼+化疗治疗降低了49%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HR=0.51,95%CI 0.39~0.66,P<0.001)。同时在各亚组中,联合治疗组均显示出优势。

  OS分析:吉非替尼+化疗组中位OS未达到(NC~NC),吉非替尼单药组为17个月(13.5~20.5个月),吉非替尼+化疗治疗降低了55%的死亡风险(HR=0.45,95%CI, 0.31~0.65,P<0.001)。同时在各亚组中,联合治疗组均显示出优势。

  ORR分析:吉非替尼+化疗组的ORR为75.3%(95%CI, 68.3%~81.1%),吉非替尼组为62.5%(95%CI, 55.1%~69.3%),两组具有显著差异(P=0.01; 表2)。同时联合治疗组有更好的治疗缓解深度。

  治疗毒性方面:≥3级临床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吉非替尼+化疗治疗组为50.6%(95%CI, 43%~58.2%),吉非替尼单药治疗组为25.3%(95%CI, 19.4%~32.4%),两组具有统计学差异(P<0.001)。

  联合治疗组有30例(16.7%)患者因培美曲塞的毒性而中止试验,吉非替尼组只有2例(1.1%)患者因药物毒性退出。

  2、特罗凯:Erlotinib(厄洛替尼)-国内已进医保

  适应证:用于存在EGFR基因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或21号外显子(L858R)替代突变的NSCLC患者。单药适用于既往接受过至少一个化疗方案失败后的局部晚期或有转移的NSCLC;单药可用于经4个周期以铂类为基础的一线化疗后处于疾病稳定的局部晚期或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维持治疗。

  2004年11月美国FDA批准用于NSCLC的治疗。近来研究发现,PD-1抑制剂K药与特罗凯联用,能明显延长病人的生存期。

  3、Afatinib (阿法替尼)-国内已上市

  适应证:用于存在EGFR基因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或21号外显子(L858R)替代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欧盟药物管理机构亦早于2013年7月25日核准阿法替尼用于医治存在EGFR基因敏感突变的NSCLC患者。

  4、凯美纳:国产药(盐酸埃克替尼)-国内已进医保

  适应证:单药适用于治疗EGFR基因具有敏感突变的局部晚期或有转移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单药可试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个化疗方案失败后的局部晚期或有转移的NSCLC,既往化疗主要是指以铂类为基础的联合化疗。不推荐用于EGFR野生型NSCLC患者。

  5、泰瑞沙:Osimertinib(奥希替尼AZD9291)-二代EGFR-TKI,国内已上市

  适应证:适用于EGFR基因T790M突变型(一种EGFR-TKI药物的耐药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2015年11月获得美国FDA快速批准上市,中国获批时间:2017年3月。通过组织或血浆检测后,如果T790M突变为阳性,则提示可使用本品治疗。

  在2019年ASCO年会上,研究者公布了基于生存预测模型的对FLAURA研究OS数据的预测结果:使用EGFR-TKI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第三代EGFR-TKI药物奥希替尼治疗组的5年生存率是第一代EGFR-TKI药物吉非替尼/厄洛替尼治疗组的2倍(31.1% vs 15.5%)。

  FLAURA研究是一项头对头比较第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和第一代EGFR-TKI药物(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疗效和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研究。

  FLAURA研究中分析了奥希替尼治疗脑转移患者的疗效,奥希替尼组的中位PFS明显优于第一代EGFR-TKI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分别为15.2m vs 9.6m,奥希替尼展现了良好的针对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疾病治疗的疗效。

  ASCO会议摘要中也报道了奥希替尼联合贝伐珠单抗的一线治疗结果。该研究共纳入49例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其中有13例脑转移的患者。

  然而,如果使用的是血浆ctDNA检测,且结果为阴性,则在可能的情况下应再进行组织检测,这是由于血浆检测可能会出现假阴性的结果。

  本品的推荐剂量为每日80mg,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无法耐受的毒性。本品应整片和水送服,不应压碎、掰断或咀嚼。

  患者中最常见(>20%)不良事件为腹泻(42%)、皮疹(41%)、皮肤干燥(31%)和指(趾)甲毒性(25%)。

  奥希替尼耐药后怎么办,在2019年ASCO年会上有了答案。U3-1402治EGFR-TKI耐药后,控制率达100%!

  在57%~67%的EGFR突变患者中都发现到了不同水平的HER3(ERBB3)表达。对此研发了新药U3-1402,它是靶向HER3的一款ADC(抗体偶联药物),用全人源化HER2抗体曲妥珠单抗通过四肽接头与一种新型拓扑异构酶1抑制剂连接在一起,使抗体上连接更多细胞毒素,从而可能具有更强杀伤肿瘤的效果。

  在全球性1期临床研究中纳入了EGFR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接受U3-1402治疗。这些患者都是在既往接受EGFR-TKI(包括1/2代TKI及奥希替尼)之后疾病进展。

  截至2019年2月25日,16位患者仍在接受治疗。各个入组可评估的患者都出现了HER3不同水平表达。HER3表达及疗效持续时间似乎并无直接关系 U3-1402的安全性良好,大部分为1-2级AE(不良反应),只有1例因AE而停药。

  新药JNJ-372:为EGFR及cMET双抗。1期研究纳入了108例经治的EGFR突变(包括敏感突变、20ins及其他罕见突变)晚期NSCLC患者,接受JNJ-372治疗。

  6、Necitumumab(耐昔妥珠单抗PORTRAZZA)--2015年美国已上市

  Necitumumab是一种重组人源性lgG1单克隆抗体,与人EGFR结合,从而阻断EGFR与其配体的结合。EGFR的表达和激活与肿瘤进展、血管生成的诱导和凋亡的抑制作用相关。

  适应证:2015年11月获批与吉西他滨、顺铂联合一线治疗转移性鳞状

  NSCLC,不适用于非鳞癌NSCLC。在吉西他滨和顺铂输注之前的每个3周周期的第1天和第8天,在60分钟内800mg静脉滴注,持续至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出现。最常见不良反应(发生率≥30%)是皮疹和低镁血症。

  (二)ALK融合抑制剂

  1、赛可瑞:Crizotinib(克唑替尼)-是一种小分子ATP竞争性抑制剂,对ALK,c-MET 和ROS1三个靶点驱动的肿瘤具有选择性抑制作用。

  适应证:用于有转移的ALK、ROS1和C-MET三个靶点阳性的NSCLC患者的治疗。2011年8月26日,美国FDA批准了克唑替尼用于ALK FISH阳性的局部晚期或有转移性的NSCLC患者。

  2015年4月,FDA批准用于ROS1阳性NSCLC的潜在治疗。本品推荐剂量为250 mg口服,2次/日。赛可瑞较常见的不良事件为1级恶心(52%)、腹泻 (46%)和呕吐 (43%)。此外,有42%的患者可出现视力障碍,特别是在早晨。

  2、Ceritinib(塞瑞替尼)-二代ALK抑制剂

  适应证: 2014年,Ceritinib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克唑替尼耐药后的ALK阳性NSCLC患者,尤其是发生EML4基因与ALK 基因融合(EML4-ALK)和NPM -ALK的病人。

  2015年,一项回顾性研究表明,晚期ALK重排NSCLC患者序贯应用一代和二代ALK抑制剂(Ceritinib),患者的中位OS可达49.4m (95%CI:35.3-63.1)。研究结果显示ALK阳性的晚期NSCLC,一线Ceritinib显著优于化疗。2017年升级用于ALK阳性的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本品推荐剂量为750mg(150mg/粒)相当于5粒),每天一次空腹口服(饭前或者饭后2小时以上)。

  常见不良反应及处理:

  (1)食欲减退、腹痛、腹泻、恶心、呕吐:约近一半患者在服用Ceritinib时发生持续的胃肠道反应。若出现症状,可应用止吐药或止泻药,严重者需降低Ceritinib的剂量。

  (2)高血糖:可能诱发血糖的升高。在服用期间要定期检测血糖的浓度。若发生不能通过饮食、运动、药物控制的高血糖,则减低剂量,或永久终止Ceritinib。

  (3)肝功能损伤:可能会引起肝毒性,转氨酶升高,出现黄疸等。患者应定期监测肝功能,出现异常时应积极治疗。如发生严重肝功能损伤则需减小药量或停药。

  (4)心脏毒性:可引起心动过缓,充血性心力衰竭等。患者服药时要注意心率、血压、心电的监测。若不能控制,则需减量或永久终止使用Ceritinib。

  (5)间质性肺病:有4%患者有间质性肺病发生的风险,特别是病人本身有肺部其他疾病时。一旦发生,则停止Ceritinib的用药。

  3、Alectinib(阿来替尼)-二代ALK抑制剂

  适应证:2015年获FDA批准用于治疗克唑替尼治疗失败的晚期/转移性ALK阳性NSCLC。

  2017年批准用于ALK阳性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阿来替尼延缓了脑转移的发生,可以有效地治疗脑转移。阿来替尼中位无进展生存期34.8个月,开创了靶向治疗新时代。阿来替尼组的患者发3~5级副作用的比例是45%,而克唑替尼组的比例是51%,这说明阿来替尼发生严重副作用的比例相对更小。

  4、Brigatinib (布加替尼)—二代ALK融合药物

  适应证:2017批准用于克唑替尼进展或不能耐受、ALK阳性的转移性NSCLC患者。本品有两种规格,30mg和90mg,使用剂量为第一周,口服90mg/日,如耐受加量为180mg/日。常见不良反应是间质性肺炎(9.1%)和高血压。

  5、Lorlatinib(劳拉替尼)-三代ALK抑制剂

  Lorlatinib用于ALK阳性晚期(克唑替尼耐药)或ROS1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是辉瑞公司开发的一种新型、可逆、强效小分子ALK和ROS1抑制剂,其对ALK已知的耐药突变均具有很强的抑制作用,因而被誉为第三代ALK抑制剂。

  ROS1重排

  ROS1基因可表达一个与ALK相关的罕见酪氨酸激酶,属于胰岛素受体家族。与其他的酪氨酸激酶受体类似,ROS1融合基因也可激活细胞生长和存活的信号传导通路,大约1~2%的NSCLC患者中具有ROS1基因重排。

  克唑替尼:2016年3月11日美国FDA批准克唑替尼用于ROS1阳性转移性NSCLC的治疗。

  6、Ceritinib. 用于既往经过多线治疗的ROS1融合的晚期NSCLC患者,显示出较好的临床疗效。

  MEK、BRAF

  BRAF V600E突变在肺腺癌中的发生率为1~2%。

  (1)曲美替尼 (Trametinib)

  曲美替尼是一种丝裂原活化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1(MEK 1 / 2)可逆性抑制剂,主要通过对 MEK蛋白(胞外信号相关激酶(ERK)通路的上游调节器)的作用,影响 MAPK 通路,抑制细胞增殖。

  (2)达拉非尼 (Dabrafenib)

  2013年最初批准用于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和不能行手术治疗的黑色素瘤病人,2017年被批准与曲美替尼(Mekinist)联用治疗BRAF V600突变阳性的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欧盟也于同年4月批准了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的联用。

  2017年,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用于BRAF V600E突变型NSCLC的II期临床研究结果公布。研究入组36例BRAF V600E突变的晚期NSCLC,接受一线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治疗。

  (三)RET基因

  在NSCLC中,RET归类于可扩展驱动突变列表,分为两种:RET融合以及RET的点突变。约1~2% NSCLC患者发生RET基因融合,其中在EGFR、KRAS及ALK均为野生型的NSCLC患者中发生率为16%,在非吸烟者和腺癌患者中更常见。

  在LIBRETTO-001的I期试验证实,高选择性RET抑制剂LOXO-292在RET融合的NSCLC患者ORR是77%,PFS已经超过10个月。RET-KIT5B基因融合的NSCLC患者反应率达81%,而非KIT5B基因融合的NSCLC患者反应率达82%

  (四)MET抑制剂

  MET第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约占整个NSCLC的3%-5%。常发生老年人(平均年龄72.5岁),与是否吸烟无关。多见于肉瘤样癌(占8~32%)和多形性组织。与其它启动子改变相互排斥,有超过100种基因改变。

  TAK-788 是一款针对 EGFR/HER2 的抑制剂,本届ASCO会上Janne公布了其对EGFR 20外显子插入的疗效及安全性。

  用于临床试验的MET抑制剂:

  MET抑制剂的临床疗效见下表。

  (五)肿瘤血管生成抑制剂

  正负调控子的平衡控制着肿瘤血管的生成,由此促进肿瘤的生长和转移,开发血管生成抑制剂是肿瘤研究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临床试验中的血管生成抑制剂有以下4类。

  1、调节基质反应,抑制基底膜降解的药物:Marimastat、BMS-722519等。基质蛋白酶 (MMP)是一种蛋白水解酶,可使细胞外基质降解,它在肿瘤浸润、转移和血管形成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

  基质蛋白酶抑制剂 ( MMPI)可以通过抑制金属蛋白酶起到抗肿瘤生长与转移的作用。BMS-722519是一种MMPI,与化疗联合用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

  2、直接抑制内皮细胞的药物: 沙立度胺 ( Thalidomide) 、烟曲霉素衍生物 (TNP470)、恩度 ( Endostatin)等。内源性血管生成抑制因子:血管抑素 ( angiostatin) 和内皮抑素 (endostatin ) 都对肿瘤新生血管生成有强烈抑制作用,临床中也取得很好疗效。

  3、抑制内皮细胞特异性整合素的药物: Vitaxin/αVβ3人源化单克隆抗体、EMD1 21974/αVβ3小分子拮抗剂。肿瘤细胞的粘附性在肿瘤侵袭和转移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粘附分子如整合素可以促进肿瘤转移,另外它还可启动某些细胞逃逸机制抑制细胞凋亡。因此抑制了粘附分子/整合素的信号传导就可起到抗肿瘤作用。

  4、抑制血管生长因子活化的药物:VEGF单克隆抗体等。近几年抗肿瘤血管药研究进展非常迅速,已发现特异性调控表皮特异受体酪氨酸激酶的配体蛋白是一类前血管生成因子,如VEGF/VEGFR 系统,被认为是肿瘤药物很好的作用靶点。

  VEGFs是一类蛋白,为高度特异的血管内皮细胞有丝分裂原,通过与受体结合激活后发挥作用。VEGF可促进内皮细胞的有丝分裂、延长细胞的存活期,提高基质降解过程中所需酶的表达,增加血管的通透性等,VEGF对体积超过2mm的实体瘤的快速生长发挥作用。

  (1)安维汀:Bevacizumab(贝伐珠单抗,hruMAb-VEGF)--已上市

  阿瓦斯汀 ( Avastin) :是第一个人重组的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 VEGF)单抗,能够结合并阻断 VEGF的作用,从而发挥抗肿瘤活性。贝伐珠单抗联合卡铂与紫杉醇用于不可切除的晚期、转移性或复发性非鳞状细胞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2) 爱必妥:

  Cetuximab(西妥昔单抗,Ebritux),是针对EGFR1的单抗,由Imclone Systems公司研制,于2004年2月由美国FDA批准用于发生转移的结肠癌,特别是对伊立替康产生抗药性的结肠癌,还可用于NSCLC患者。

  (3) 甲磺酸阿帕替尼片(艾坦):

  阿帕替尼能高度选择性竞争细胞内VEGFR-2的ATP结合位点,阻断下游信号转导,抑制肿瘤组织新血管生成。

  2014年12月13日,中国自主研制的艾坦(阿帕替尼)是全球第一个在晚期胃癌被证实安全有效的小分子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也是晚期胃癌标准化疗失败后,能明显延长生存期的单药。

  同时,该药是胃癌靶向药物中唯一一个口服制剂,可有效提高患者治疗的依从性,并明显降低治疗费用。现已试用于晚期NSCLC的治疗,临床证实有效。本品推荐剂量为850mg,每日1次口服,餐后半小时服用(每日服药的时间应尽可能相同),以温开水送服。

  不良反应:

  血压升高:血压升高是VEGFR抑制剂类抗肿瘤药物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之一。临床研究中观察到服用阿帕替尼可引起血压升高,一般为轻到中度,多在服药后2周左右出现,常规的降压药物一般可以控制。

  服药期间应常规监测血压的变化,如有需要应在专科医师指导下进行降压治疗或调整艾坦剂量。如发生3/4级血压升高,建议暂停用药;如恢复用药后再次出现3/4级血压升高,可下调一个剂量后继续用药,如不良反应仍持续,建议停药。对于高血压危象的患者,发生期间应停用艾坦。

  蛋白尿:蛋白尿亦是VEGFR抑制剂类抗肿瘤药物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之一。部分患者用药后局部病灶可出现空洞,注意大出血的风险。

  (4) 安罗替尼(Anlotinib):

  盐酸安罗替尼(AL3818,Anlotinib Hydrochloride)是一种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能有效抑制VEGFR、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PDGFR)、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c-Kit等激酶,该药是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自主研发的抗肿瘤1.1类新药。

  它不仅可以针对肿瘤驱动基因通路,抑制肿瘤细胞;还可以抑制肿瘤血管生成,从而切断肿瘤营养来源。2017 年被批准上市,2018年5月,国家医保局批准艾坦为中国首个、全球唯一获批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三线治疗药物。在老年和一般情况较差难以耐受化疗患者,也可以早期尝试使用安罗替尼。

  前期临床研究发现该药对包括甲状腺癌、肺癌、软组织肉瘤、肾癌在内的多种实体瘤具有一定疗效。本品服用剂量为12mg/天,用2周停1周。

  主要不良事件包括乏力、高血压、皮肤毒性反应等,通过对症治疗或调低药物治疗剂量等方式,能够得到有效控制。也有个别病人用药后局部病灶可出现空洞,注意大出血的风险。

  贝伐珠单抗是VEGF单抗,而安罗替尼、呋喹替尼和阿帕替尼等是小分子VEGF受体抑制剂,二者在机理上明显不同。贝伐珠单抗更建议与化疗联用。

  抗血管生成药物和免疫治疗联用也是目前备受关注的研究热点,IMpower150研究证明Atezolizumab单抗+贝伐珠单抗+化疗(紫杉醇和卡铂)相比贝伐珠单抗+化疗能显著降低初治晚期非鳞NSCLC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显著延长了PFS。

  安罗替尼联合化疗、免疫治疗或者TKI等在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或二线治疗中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

  (六)VEGFR2

  VEGFR是一类重要的酪氨酸激酶,许多研究表明,其信号转导途径失调在肿瘤的发生、生长和转移中有重要作用。VEGFR主要有VEGFR-11 ( Fl t-1)VEGFR2(KDR/FIt-1 ) 和VEGFR-3( Flt -4),均属酪氨酸激酶受体。VEGF通过与两种跨内皮细胞膜受体结合发挥生物学功能。

  Ramucirumab(雷莫芦单抗)是一种VEGFR2单抗,2014年12月获批与多西他赛联合治疗含铂化疗进展的转移性NSCLC。

  截止到2018年10月,美国FDA共批准16个靶向药用于治疗肺癌,我国自主研发的埃克替尼及安罗替尼也已被CFDA批准。当然,肺癌靶向治疗还不止限于这几类,还有很多其他的靶点及靶向药还在紧锣密鼓的研究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查看更多:治疗 患者 抑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