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健康 > 正文

这些人竟然在广州放出几百万只毒蚊子!他们想干嘛?

[2020-02-12 18:59:06]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这些人竟然在广州放出几百万只毒蚊子!他们想干嘛?炎炎夏日,除了三十多度的高温,最讨人厌的就是蚊子的3D立体环绕嗡嗡声了。如果只是起个包或巨痒,或许它还不可怕。可怕的是,作为病毒的传播媒介,蚊子还能传播登革热、疟疾、寨卡

  原标题:这些人竟然在广州放出几百万只毒蚊子!他们想干嘛?

  炎炎夏日,除了三十多度的高温,最讨人厌的就是蚊子的3D立体环绕嗡嗡声了。如果只是起个包或巨痒,或许它还不可怕。可怕的是,作为病毒的传播媒介,蚊子还能传播登革热、疟疾、寨卡等疾病。

  不过,一种灭蚊新方法已经出现。这种方法听起来很玄乎——养出一群蚊子,来消灭另一群蚊子。

  这听起来玄乎的方法,实则是经过多年科学研究的成果。其原理是,释放携带沃尔巴克氏体的绝育雄蚊,普通雌蚊与其交配后产下的卵都会死亡,导致区域内蚊虫种群密度降低,从而达到“以蚊治蚊”的目的。

  2019年7月18日,中山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热带病虫媒控制联合研究中心教授奚志勇团队联合多家国内外机构的最新研究成果,发表在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上。

  团队在广州的两个岛上开展了现场试验,共释放了数百万只携带沃尔巴克氏菌且受过辐射的白纹伊蚊。结果显示,“双管齐下”的新方法让试验区的野生白纹伊蚊几乎遭到“团灭”。

  奚志勇教授表示,“最快1-3年,‘以蚊治蚊’技术就可推广应用。”

  1

  以蚊灭蚊,让雄蚊“香火难续”

  “其实以蚊灭蚊的原理并不是特别复杂。”奚志勇教授介绍,他的团队在自己建设的“蚊子工厂”中孵化出一种雄蚊,这种雄蚊与普通的雌蚊交配后,会导致雌蚊产下的卵无法孵化,以达到减少蚊子的目的。

  在广州黄埔区,藏着世界上最大的“蚊子工厂”, 奚志勇团队的“蚊子工厂”雄蚊生产量达到每周1000万只。

  雌雄蚊分离是关键的“卡脖子”技术。“蚊子工厂”研发的机器利用雄蛹比雌蛹小的特点,通过控制筛选器的角度,用多段水流进行雌雄蛹分离,准确率非常高。

  “这次研究的突破在于,引入了辐射技术。”针对极少数被错分到雄蛹中的雌蛹,奚志勇团队研发出世界首台专门用于蚊子雌蛹辐射处理的X光射线仪,其射线剂量足以使雌蛹绝育,又不会对雄蛹的生殖竞争力造成影响,处理能力达60万只/小时。

  事实上,实验不单纯是为了灭蚊,而是为了抵抗“登革热”。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过去的几十年间,登革热已成为发展最快的蚊媒传染病,遍及热带、亚热带128个国家和地区,威胁39亿人口。重症病人会严重出血,循环系统衰竭甚至死亡。

  为防止“登革热”爆发,防疫人员在小区内喷灭蚊药烟

  奚志勇团队研究的白纹伊蚊,俗称“花脚蚊子”,被论文描述为“最富侵略性”的蚊种。雌蚊通过叮咬,能传播登革热、黄热病和寨卡等疾病。

  广东正是国内登革热多发和重点防控的地区。国内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只能通过控制传播媒介预防。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林立丰介绍,“我们一直采取以环境治理为重点的综合防控措施,包括清除蚊虫的孳生地,同时配合化学药剂灭蚊。但时间一长,蚊子产生了耐药性,防控效果受到影响。”

  2012年,奚志勇团队和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展开合作,后者负责试验点的筛选、确定和监测。

  2014年和2016年,该团队分别在广州市南沙区沙仔岛、番禺区大刀沙岛上开展试点,经过2—3年的持续释放,每年野生蚊种的数量平均减少83%—94%,且在长达6周内都侦测不到任何蚊子,当地蚊子种群被基本消除。

  该团队的科研成果日前在知名期刊《自然》杂志上以长文形式线上发表。“以往从来没有过如此大规模的现场释放实验来证明种群是可以接近被清除的。”奚志勇认为,这是《自然》杂志对“以蚊灭蚊”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2

  1-3年内有望推广应用

  现在,奚志勇位于萝岗的“蚊子工厂”每周能生产1000万只蚊子。他预估,最快1-3年,“以蚊治蚊”技术就可推广应用。

  蚊子世界里,雌蚊靠吸血为生产卵。工作人员正在拿着涂有羊血的血板饲喂蚊子,每块血板约9毫升血,12000只雌蚊一顿能“吃”掉2块。

  每个笼子每个周期(约两周)可产70—80万只卵,喂两次血,产两次卵。该车间每周可产6000万以上的卵。

  团队目前正在和农业部沟通,按要求递交药效学等数据资料。“一旦通过农业部许可,获得农药登记证,这项技术就可以作为微生物杀虫剂投入商业化应用。”奚志勇说。

  不过,在大规模投入应用之前,一些技术难题依然有待解决。“如何通过监测自然界的蚊虫数量,确定实际投放量?如何释放、持续多长时间、投放多大范围,这些都需要研究。”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林立丰说。

  有人担忧,蚊子一旦灭绝,生态链遭到破坏怎么办?奚志勇解释,这是一种误读,“我们只针对在人类居住地区传播疾病的白纹伊蚊。”换言之,其他蚊种不会受影响,也不会影响以蚊虫为食物的上游生物。

  还有人担心这种灭蚊“黑科技”存在潜在风险,奚志勇表示这种“新蚊子”不会传染疾病。他们团队选出蚊子,建立三重感染株,其不仅能引起胞质不相容性,同时可极大地抑制登革病毒、寨卡病毒。这意味着,即便有少量的雌蚊进入自然环境,它们和它们的后代也几乎不会传播登革热病毒和寨卡病毒。

  奚志勇在蚊子工厂

  “一个社区里有很多不同种的蚊子。我们只针对传病的蚊子,把它们精准杀掉,其他不传病的昆虫,如蝴蝶、蜜蜂乃至其他不传病的蚊子等都不会受影响。传统的灭蚊办法,如化学杀虫剂也会杀掉其他昆虫,就像化疗,杀掉了癌细胞也杀掉了正常细胞。相比之下,这种技术更加环保,更精准地把传病蚊子杀掉。”

  目前,转基因蚊子在大多数国家都面临监管难题。“政府批准有难度。”奚志勇坦言,这也是他当初没有考虑研究转基因蚊子的原因之一。

  装着绝育雄蚊的罐子

  在公众对转基因技术充满顾虑的今天,转基因蚊子势必面临诸多争议。2016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在东南部的佛罗里达州开展转基因蚊子野外试验。但每次想要继续推进,总会遭到部分居民的签名反对。“用他们的话说,我们不做小白鼠。”奚志勇说。

  但目前,该团队已与广州市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达成合作,在广州市内增加了白云区峡石村、横滘村、又一居、增城区凤凰城等试点,通过释放沃尔巴克雄蚊,达到控制登革热等蚊媒病传播的目的。

  “城中村是复杂地带,我们认为,通过无人机可最有效地覆盖滋生地,达到快速的压制效果。”奚志勇介绍,目前团队已与一家无人机公司合作研究通过无人机释放蚊子的技术,成果有望显现。

  奚志勇介绍,人们已经习惯使用化学物质来杀灭虫子,而“以蚊灭蚊”本质上是一种生物性的杀虫剂。未来,团队可能开发一种特殊溶液,把卵放在里面,长出来的都是雄蚊子,在家庭自主投放使用。他们还会进一步研究蚊子的性别通路,让产出的全部是雄卵,实现更低成本“灭蚊”。

  部分资料及图片来自金羊网、南方网。

  编辑 / 沈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查看更多:蚊子 技术 通过 控制

为您推荐